首页  > 古言  > 

柳色

柳色小说

柳色

秋山君  /  著 连载中
来源:感恩阅读网 更新时间:2024-07-10 15:37
柳色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顾尹玉溪,由秋山君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古代言情小说,已上架快看。全书主要讲述前世,本宫是一个骄纵的贵妃,却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重活一生,我定要珍惜生命,做回自己,远离宫闱。可我重生睁开眼睛的第一幕,竟然是跪在顾尹身下,含羞带怯。“司公,求您疼我。”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前世,本宫是一个骄纵的贵妃,却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重活一生,我定要珍惜生命,做回自己,远离宫闱。

可我重生睁开眼睛的第一幕,竟然是跪在顾尹身下,含羞带怯。

“司公,求您疼我。”

我忐忑的跪在房内,心中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想到顾尹,我更是眼前发黑。

想当年他还在本宫手下做过杂事,可我却诬告他偷窃赃物将人撵了出去。

如今重生这么玄幻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若是被人发现我并非原身,岂不是要被当作妖孽。

那顾尹更不是什么善茬,还别提我们之间隔着一层仇,若是叫他知道了,别说安安稳稳的出宫,就是活下来都难。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暗骂,原身好端端的,招惹这个杀神做什么。

“早知道贤妃娘娘宫中的掌事姑姑不简单,可咱家没想到,玉溪姑姑竟这般英勇,能做的出对我一个阉人投怀送抱的事情。”

顾尹的手紧紧攥着我的下巴,强迫我抬头望向他。

他的手很冰,眼神更是充满杀意,我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凉透了,却也不想再死一次。

贤妃,原身是贤妃宫中的人。

前世,贤妃出身名门世家,父亲乃是太子太傅,一贯是朝中文官清流之首,可因皇帝急于征战,不得不重用柳氏一族,是以在宫中我便压了她一头。

如今我既已薨逝,后宫自然是她一家独大。

可柳氏满门抄斩,在朝中只怕是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如今皇帝为这事忙的焦头烂额,自然没有心思宠幸后宫。

她怕是因此急了,便迫不及待的从顾尹身边下手,希望得到皇帝的宠爱。

不对,如今贤妃既然早就一家独大,又何妨多等些日子,早晚有一天,会得到宠爱,为何非要急着往顾尹这里塞人?

再说,可宫中向来是看不上阉人的,那原身又为何愿意委身于顾尹呢?

突然间,我灵光一闪,我死后重生在了玉溪的身上,那玉溪,她是不是在我夺舍的时候便已经死了。

这便对了,宫中太监与宫女的对食之事往往上不得台面,若是真闹出了人命,饶是顾尹位高权重,也够他喝上一壶了。

看来,顾尹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啊。

“司公,司公息怒,奴婢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一切都是贤妃娘娘所逼迫,求您明鉴啊。”

他似乎对我这就出卖了自己的主子有些惊讶。

“噢,你说如今这般都是贤妃逼迫你的,可咱家却听说,玉溪姑姑对贤妃一向是忠心耿耿的,如今怎么还叛主呢?”

顾尹松开了我,转身回到桌前,把玩起桌旁的匕首,威慑性十足。

“司公,奴婢对娘娘是忠心不假,可如今娘娘却逼着奴婢去死,奴婢虽然卑微,却也想讨条活路。”

“逼你去死?此话怎讲?”

我瞧着顾尹眼中的玩味儿,却暗自镇定下来。

“司公容禀,娘娘一早便在奴婢身上下了毒,只是奴婢命大,若是今晚奴婢死在了司公房中,明日陛下那边,您也不好交代。”

听到我这般说,顾尹的眸子阴沉下来,眼神中透出几分怀疑。

他朝着旁边人使了个眼色,想来是去传太医了。

不多时,便请来了一位,太医细细诊脉过后,朝他点点头,示意我所言非虚。

此刻,我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了。

好险,还好赌对了,逃过一劫。

“你如今告诉咱家这些事情,想来是有所图谋吧,说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出宫,我在心中暗暗回答道。

不过如今这话自然说不得,此事刚结束我便想跑路,难免落下嫌疑,更何况,这点小事,就算我今日不坦白,也动不了他的根基,不足以成为我讨要出宫赏赐的筹码。

“奴婢想活命,求您给奴婢一条生路。”

我跪伏在地上,等着他的回复。

过了许久,我才听见一声轻笑,“这样吧,你明日依然可以回贤妃宫中,不过日后就替咱家办事吧。”

“至于如何向贤妃解释你本该死却没死的事情,想来姑姑聪慧,自然有办法解决。”

这个死太监,真是阴险狡诈至极,我心中暗骂,面上却不得不装出几分顺从。

“是,谢司公厚爱。”

我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心中无数次升起想要刀了顾尹的冲动。

那个混蛋,说什么为了做戏做全套不能让我今晚离开他的房间,又说自己不习惯与人同床共枕,便只好委屈我跪侍一晚了。

我呸,信了他的鬼话,我就不信了,偌大一个司礼监,还找不出一张软榻?分明就是故意想要折磨我。

我跪在地上,思绪却渐渐飘远了,我想起当年,他也是在这么跪在我房外伺候的。

当时顾尹刚刚进宫不久,还是个被人欺负的小可怜,我看他年幼,又被欺负的极惨,便一时心软将他带回了宫中。

此后,他便一直在我宫中伺候,许是因为我救了他一命,他对别人防备心倒是很重,可唯独对我多几分亲近,久而久之,这守夜的事情便落在了他的头上。

我曾劝他不要过分辛苦,一守一个夜晚太过劳累,可以多找两个人替他分担一下,可他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主子,奴才的命是您捡回来的,奴才替您做任何事情都是应当的。”

长此以往,我便也习惯了,后来宫中斗争愈发血腥,夜间常常梦寐缠身,也是他在身边守着我,再安慰的哄着我入睡。

如今物是人非,竟也反过来了。

罢了罢了,就当是还债了。

可等我再睁开眼睛时,早已经看不出跪姿,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

我忙爬起身来,真是习惯了顾尹在身边,昨晚那样危险的情况,我竟然也睡得着。

看了看时辰,我忙赶回灵犀宫,贤妃那里,还要伺候呢。

想想还要向贤妃解释昨晚的事情,哎,真是愁死个人。

一进灵犀宫的大门,一个小丫头便迎了上来,

“玉姐姐,你,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我端起假笑,开启了糊弄模式,“放心吧,我没事。”

可不知为什么,那丫头听见我这般说,眼神中越发流露出几分同情了。

还没等我琢磨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便有人打断了。

“好了,夕儿,不要多问,玉溪,娘娘叫你进去。”

我回头一看,这倒是个熟人,贤妃的陪嫁,素沫。

“是。”

我弯腰道了个万福,便跟着她进了寝宫。

短短几步路,我在脑海中疯狂想对策,昨夜本该在我身上发作的毒可以装糊涂,假装药性不足糊弄过去,可如今我没死成,那以我的死构陷顾尹这件事便没了着落,以我对贤妃的了解,她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肯定会有其他招数。

我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就是要心疼心疼我了。

双面间谍,不好做呀。

我跪在贤妃面前,昨日跪了半宿的膝盖刚碰地就疼的不行,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奴婢给娘娘请安。”

“嗯,起来吧。”

贤妃慵懒的抬了抬手,便示意我上前,“昨日进展如何?”

我在心中暗骂,这不都是你一手安排的吗,如今到还来假意问什么。

“回娘娘的话,司公昨日并未对奴婢做什么,只是叫奴婢在床前跪侍了一晚。”

“噢。”

贤妃挑了挑眉,“你倒是命好,去他身边呆一晚还能捡回条命,既然这样,以后,你便接着跟着他吧,本宫有什么事情,也好吩咐你。”

“只一点,你可记清楚了,谁才是你主子。”

贤妃突然伸手撑起我的头,“你得替你宫外的父母想想。”

她眼中含笑,却面若蛇蝎。

刚刚那番话,显然是对我活着回来感到怀疑了,如今这样,也不过是在敲打我。

是我大意了,竟没想到,原身还有亲人握在她手上。

我占据了她的肉体,获得了重活一次的机会,若是护不住她的亲人,岂非禽兽不如。

“是,奴婢晓得了,奴婢一定对娘娘忠心耿耿。”

她对我的反应似乎很满意,随手赏了我些小物件便让我出去了。

月色如银。

我站在司礼监的门口,只感觉身旁凉飕飕的。

不由得在心里暗骂。

“大冬天的把人放在这里吹冷风,顾尹这是什么毛病?”

今日刚下值,便被顾尹叫来,等到如今,却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

我的手伸进袖口,触感温润,入手是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是今日贤妃得知我要来见顾尹后特意交给我的,让我加一些在顾尹的饭菜茶水之中。

等了约摸半个时辰,终于有两个人从小道上走过来。

“这狗东西,可算来了。”

我心中愤愤不平,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该弯的膝盖到底是弯下去了。

“顾司公安好。”

我温声细语的说道。

顾尹看都没看我一眼,径直便走进了屋内。

我撇了撇嘴,还是跟了上去,这人这么些年也没见什么改变,架子倒是大,还喜欢臭着张脸。

顾尹一言不发,我也只好在后面默默跟着。

顾尹转头直盯着我看,眸中闪过一丝阴沉。

气势凌厉,凤阁龙殿。

“玉溪姑姑入宫多久了,规矩学成这样?”

我一蒙,这人怎么突然说起规矩的事情了,我今日的规矩有什么问题吗。

“司公,奴婢不懂您的意思。”

他轻笑了一声,走向我,“姑姑入宫这么多年,睡觉就是那般的仪态吗?”

想到那晚的事情,我心中突然有些打鼓,按理说,宫女睡觉的仪态也是会被严格要求的,若真是那样的睡姿,入宫之初,教习姑姑就会狠狠责罚。

玉溪入宫这么多年,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可偏偏我前世在宫中无拘无束惯了,甚少守着这些规矩,再加上我家世显赫,也没人敢在这上面教训我,便一直是这么个样子。

顾尹伺候了我的那么多年,对我的一举一动极为熟悉。

莫非,他看出什么了?

不,不会的,鬼神之说向来是无稽之谈,顾尹从来不信这些,况且,柳贵妃薨逝的时候,宫里传的沸沸扬扬,丧仪之事都是经他手亲自操办的,怎么会想到这上面。

定然是我多想了。

“司公恕罪,奴婢那晚实在是困得厉害,加上前段时间日夜操劳,这才失了礼,望司公见谅。”

“是吗?”

他眼神晦暗不明,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我因为心虚,只能低下头,希望他能相信我这套说辞。

就在我汗流浃背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开口了,“既然这样,姑姑今晚便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我听他这样说,更是眼前一黑,这可怎么是好,我多年的习惯自然不可能一夜改变,若是今晚我的睡姿还是那般,岂不是露了馅。

不行不行,今晚说什么也不能睡。

“司公,奴婢晚间还要伺候您,不敢多睡。”

“不妨事,咱家夜间很少叫人服侍,你只管睡你的就好。”

“再说,姑姑若是明日灰头土脸的出去,别人见了,还以为我将姑姑怎么了,传出去,坏的也是姑姑的名声。”

书友评论
  • 梦松

    《柳色》小说超级好看。每次花钱购买。看不过瘾。作者厉害了。每天更新我都嫌弃太慢了。哈哈。加油!值得看哦。

  • 山莲

    这一更写得太好了!骂得真解恨啊!人物个性很是分明,几乎没有错别字,。不像别的流量小说,错别字连篇,好要那么多阅点,看着就烦。

  • 从梦

    《柳色》期待快点更新不够看了,第一次追小说期待后面的剧情,希望能多更新些章节!

  • 芷蕾

    《柳色》小说很好看,但是不过瘾!你们说是看呢?还是养着?有点纠结!看吧!不过瘾,养着吧!心里痒痒的。唉!十分纠结!分纠结!纠结!

  • 从蓉

    秋山君大大你还有多久才更完,我一定要等到你全部更完我才会把后面的全部一次性看完这样才过瘾,大大你更快一点但也要注意身体你这本小说事精品啊,我一次性看到凌晨两点多,超级好看又内涵,赞!

  • 冰夏

    《柳色》真的特别的好看,希望都来看一看,本宝宝追了这本书追了很久。希望作者大大今天可以多跟一些,我觉得大家应该多多支持秋山君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