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呆妻驯夫

呆妻驯夫小说

呆妻驯夫

方方木  /  著 连载中
来源:感恩阅读网 更新时间:2024-06-12 15:34
独家新书《呆妻驯夫》是来自方方木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砚水琳琅,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本来是想嫁给哥哥,却和弟弟纠缠上了,她该怎么办?。弟弟死乞白赖地要她负责,一哭二闹三上吊,各种相逼,她该怎么办?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孩子,比她小了4岁,她要嫁给了他,是给他当娘,还是给他当娘子?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岁寒,大雪。

水琳琅面无表情地坐在奁台之前,青黑色的黛笔淡淡扫过她的蛾眉,她望着自己映在菱花镜里的容颜,精雕细琢的五官,仿佛妙手天成,一切无可挑剔。

这样一张脸,曾经给她带来无数的荣耀和骄傲,但是,如今她却恨透了这样一张脸。

因为这样一张脸,她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据说,他是潋滟山庄未来的接班人,已经有了一房妻室。

潋滟山庄,苏家,是继当年的周庄沈家之后,如今的大明首富。潋滟山庄和当年的周庄一样,都在苏州,当年苏州三分之一的土地属于沈家,如今民间传言,苏州的苏,就是苏家的苏。潋滟山庄一句话,凡在生意场上打滚的人,谁敢说半个不字?

而她,只是西北边陲区区一个镖局走出的姑娘,更没有资格说不。

何况,潋滟山庄对她家还有大恩。——所谓大恩,也不过是潋滟山庄一句话的事情。那年,她的父亲丢了一次大镖,按照契约,镖局要给双倍赔偿。当时镖局的生意刚刚起步,根本支付不起这么巨额的赔偿。恰逢潋滟山庄的冯夫人来到西北,出面说了句话,雇主不但没有要求赔偿,倒向她的父亲赔了不是。

潋滟山庄的金面,谁都要给,上到官府,下到平民。

“小姐,你还满意吗?”给她化妆的侍女朱薙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要到苏州,还远得很,何必现在就开始忙活?”

朱薙好脾气地笑了笑:“小姐,大喜的事,自然要打扮得喜庆一点出门,讨个吉利的说法。——胭脂够不够?要不要再上一层?”

“不必,这就向二老话别吧!”

水龙吟、穆四娘笑得合不拢嘴,对于他们而言,他们的女儿能够进入潋滟山庄,即便给人作妾,也是天大的荣耀。

不知是不是天气的缘故,她忽然觉得这个家十分冰冷,她没有多余的话,走出长风镖局的大门。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她抬眼望向江南的方向,视线却被大雪覆盖的连绵起伏的山脉阻隔,她看不见自己终要归宿的地方,也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她从未离开自己的故乡,从未离开头顶的这一片蓝天、脚下的这一片黄土。不想,这一次离开,竟要将自己的根带过去。

和朱薙一同陪嫁的耘姑说了一句:“小姐,时候不早了,上车吧!”

她回头朝着站在门口的爹娘拜了一拜,这才登上马车,接着耘姑和朱薙也坐了上来。马车缓缓前行,赶车的苍头一边挥舞着鞭子,一边闲适地哼起西北民歌。前面开路的是长风镖局的两个镖师,骑着高头大马,队伍的后面押着她的一车嫁妆,这是长风镖局刀口上挣下的大半积蓄。

“小姐,你看镖头对你多好,给你置了这么多的嫁妆,你即便到了潋滟山庄,也不会叫人看轻了。”

她望了一眼说话的耘姑,却没有言语,莫说这些嫁妆,只怕整个长风镖局,也不在潋滟山庄眼里。

行了一程,队伍忽然停了下来,耘姑掀开红缎车帘,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镖师掉转马头过来:“前面有位妇人要见小姐。”

水琳琅走下车去,看到眼前站着一位四十上下的妇人,头簪大红绒花,身穿大红通袖长袍,打扮得比她还要喜庆。

“你是何人?”

“我叫铁红娘,洞主派我前来提醒姑娘一句,切莫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否则,你那位情郎将要被蛊虫啮烂五脏六腑。”

水琳琅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你是白骨洞的人?”

“姑娘不必害怕,只要你能带回聚宝盆,我们就会放了你那位情郎,而且替他解了身上的‘九回肠’之毒。”

“我要见萧郎。”

“等你带回聚宝盆,自然能够见到他,何必急于一时?”铁红娘似在安慰,又似在威胁。

水琳琅握着手中半块勾云纹的羊脂玉璧,一颗芳心默默往下沉落,是的,以她倔强的性格,决计不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

一切,只是为了她的萧郎!

……

渐行渐远,车轱辘的声音仿佛碾过她的心尖,这一路她都沉默寡言,只是沉浸在自己纷扰的心事里,像是强风高澜湮没她的呼吸。

她,几乎无法呼吸,觉得心口好痛。

耘姑以为她是第一次做新嫁娘,心生压力,笑呵呵地拉着她的手:“小姐,咱们做女人的总要经历这一时节,你也毋须太过紧张。——前面就是枫桥镇了,咱们先在枫桥镇对付一宿,明日叫人到潋滟山庄通个信儿,自会有人来接咱们。”

枫桥镇就在苏州城外西南五里之处,是个水陆交会的要道。镖师寻了一家体面的客栈,朱薙搀着水琳琅下车,先带她到了上房休息。

南方天气暖和,苏州今冬尚未下雪。她自小就随父亲习武,远比常人更不惧冷。脱了外面裹的一领青狐裘,换上一件苹婆色抹棱妆花小夹袄,向朱薙道:“你去问问,枫桥镇可有什么寺庙,我想去上香。”

朱薙出去问了客栈伙计,回来说道:“此处有座寒山寺,甚是出名,小姐若想出去散心,奴婢和你一同前往。”

“也好,天色尚早,咱们出去转转。”取了白蟒皮鞭,挂在腰间。

“小姐,***,你带这家伙什做什么,还怕遇到山贼把咱们给掳了吗?”

“带着家伙什,总让人觉得安心一些。”前路茫茫,她不知自己的人生将有怎样的际遇,人生地不熟,她倚靠不了谁,只有自己给自己安全。

“到了苏家,你可不能再将这家伙什拿出来了,没得吓坏姑爷。”

“偏你话多,要不你就替我嫁入苏家便是。”

朱薙吐了吐舌:“奴婢哪有这样的好福气?”

她在心里苦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深知,这个时节,她的苦是不合时宜的。

到了寒山寺,一向少读诗书的她,这才想起张继的《枫桥夜泊》: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她,此刻也仅仅是个客。

书友评论
  • 新柔

    《呆妻驯夫》我每天都字字品味,看着章数舍不得翻页。时时刻刻等更新,辛苦了大大!膜拜您的思维!白天工作晚上码字更新,确实不容易!为你点赞!

  • 冰兰

    方方木大大加油,加油!明天就要去学校了想多看几张章咩……加油!加油!加油!重要的事说三遍!!嘤嘤嘤……

  • 痴珍

    《呆妻驯夫》是第一本我追了这么久,以前总是看了一点就放弃,总是浅尝辄止就算了,但这本不一样,我觉得情节很好,虽没有太华丽的语录,但感情真挚,让我有读下去的欲望。

  • 夏彤

    《呆妻驯夫》书写的不错,就是更新的太慢了,看到精彩的部分就没了,为啥好看的书都要等呢?

  • 冰露

    《呆妻驯夫》我才看了几章,已经觉得欲罢不能了,看了那么多书,已经很少有小说能这么吸引我了。

  • 诗丝

    我是一个学生党,只有周末才能玩手机。每次回家都很兴奋,因为方方木大大更文了!可是跟本不够我看。呜呜呜。那个伤心!